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

.

 
 
 

日志

 
 

[转载]应诉官二代张澎并辞职  

2010-05-22 12:24: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秘的金德俱乐部,更神秘的金德株洲工业园,天下有金,尽德其中……前天,金德集团最主要的干将金辉(这姓,姓得多乖)要告我诽谤,我笑了,又点中他们的穴了,我妈常说,现在茄子掐俩窟窿都会说人话,比总理都显得正义。

 

我承认,书中确实详细披露了“金德俱乐部狂殴活埋员工李振鸿”一段,可惜还写得不够细,截至昨天全中国的报纸和网站统一刊登:这次引起金德俱乐部不满的是书中(李承鹏等著)对于金德活埋李振鸿事件的描述。金辉愤慨表示,李承鹏将道听途说、捕风捉影的事情胡乱写在书上,违背了基本的职业道德原则,特别是里面提到了金德俱乐部的司机说是他们的老板指使干这件事,这无疑将矛头直接指向了长沙金德集团董事长张澎。李承鹏之流为了多卖书就胡编乱造,给金德带来很不好的影响,为此,张澎将亲自指使集团有关部门,收集材料,聘请律师决定起诉李承鹏等三人以及该书的出版社。

 

看,在一个装逼比卖逼还来得容易的时代,连我都差点以为自己编造了这段惨绝人寰的故事。但我要好奇,这两天刊登金德要状告我诽谤的媒体们为什么只采访了金辉,而不采访我,这不符合新闻惯例,我更要好奇,金辉和这些媒体怎么会忘记了一个他们绝不该忘记的事实,最先正是这些媒体写出这段狂殴活埋员工壮举的,大家知道,我的这本书是2010年1月出版的,请大家看看下面的时间:

 

2007年9月13日,新加坡《联合晚报》报道“中超球星抵港爆料,逼认收钱打假球,禁锢毒打8小时”,第二天也就是9月14日,在亚洲范围内以真实客观口碑好著称的《联合早报》网站报道“金德队长被狂殴八小时,逼供打假球”,2007年9月14日开始,国内各网站(新浪、腾讯、网易、搜狐和专业的ESPN)以及全国几乎所有地方报纸开始报道此狂殴活埋事件(上百家),2007年9月16日凌晨3点,北青网发布了他们16日关于此事的详细报道,包括图片,同年9月17日,《新闻晨报》、东北部分报纸都有详细报道和图片。相比我书中隐去张澎真名的写法,北青和新闻晨报同时都提到了张澎的名字,也提到李振鸿被装进麻袋“并留下遗言”,北京青年报以“李振鸿称自己正在逃亡,爆打人者是老板派来的”,而随后一天的《辽沈晚报》更为详细地描述了李振鸿是如何被装进麻袋抬到河边和被放进土坑的…… ……省略号的意思是随便谷歌一下就可以发现一万条以上的新闻链接(含无比多永远正确的党报党刊名字)和上百万条的跟贴,当然如果你认为谷歌是反动的,百度一下效果也是一样的。

 

好的,大家明白了其实我2010年的书只不过是对2007年的全国党报党刊党台、网站已报道过的震惊全国和世界的事件引载,要告我,只可告我引载失误,而不可告我率先在书里胡编乱造。

 

进入下一个大家关心的问题,这就是李承鹏引载的D报D台D刊的内容是不是失实的。但这是一个危险的问题,因为D报D台D刊怎可能失实呢,他们是永远正确的,这个问题是张澎避不开的,他可能忘了三年前做过什么了,可能根本没看过我写的书,不知为何,这回我恰恰写得比较温柔,不仅隐去了张澎的名字而且还追问了李振鸿言语上的矛盾,甚至还把时任金德老总金炎辟谣的话也着重写出来了,我不仅是紧跟了D、D、D的而且还让D、D、D先走。跟D走是有好处的,我证明。

 

对根白菜也讲得通下面这个道理,要告人诽谤也得先告原创再告转载,先告转载势力大的后告势力小的,不这样的话,就方便坏人设下一个局,比如金德老板张澎因和我有梁子或要为南勇报仇,就先让CCTV说张澎其实收买了裁判的并举出种种细节,在全国D报D刊D台都转载了这消息后我也跟进,然后张澎不告全国的D、D、D ,单单只抽出我来告,我就挂了。

 

当然可解释,官二代的张澎大哥不爱去告全国的D、D、D,因为他们是一家人,张澎告我,因为我不仅是屁民。我甚至可以帮张大哥这样解释:2007年D、D、D发布不实消息是被2010年的我误导,我2010年转载D、D、D发布的不实消息是早在2007年就误导了D、D、D——???,时间先后有偏差,其实不差,你看,日本歌手某某某其实是在1998年剽窃了2010年上海世博会的主题歌的。这就是他们的逻辑,猪的逻辑、侏罗纪。只要他们愿意就可以把时空倒转,转呵转,直到宇宙被转出一个大黑洞,然后,他们干什么事情都不会有人知道。

 

金德到底有没有狂殴和活埋,这是一个非常有讨论价值的蹊巧问题,现在大家已知道了,狂殴和活埋事件正式见诸D、D、D快三年,张澎大哥一直不告,他在忙什么卡通?这不得不催人联想作为沈阳大哥的他,其实是在寻找那把铲子,还是那个麻袋,速禀马未都,有人用三年工夫就养成了把铲子和麻袋当古董收藏的爱好。现在铲子和麻袋都收拾好了,该轮到法庭的拍槌出场了,这就是传说中的秋后算账。

 

张澎大哥不是一般的官二代,在沈阳那是从者如云的带头大哥(这事儿不能说得太细),昨晚我一直思考张澎大哥要选择在书都出版半年后再告我的原因,哦,风声过去了,专案组收队了,沈阳的监狱关不下了,全国一片和谐了……前半年,中国各俱乐部老板和教练们风声鹤唳,每抓了一个人,他们就四处打探消息,求爷爷央奶奶的让媒体不要提他们的名字,连表扬都千万不要,还有的已潜往国外。现在他们终于觉得风声过去,当风声鹤唳重归风花雪月,报仇是必须的。而且他们报仇的方式很奇妙,这就是半年来我一直回答记者们的,记者兄弟们问:跟黑道打交道,不怕他们会拍你板砖,他们可是很毒辣。

 

我说:不怕不怕辣,他们秋后算账时一定不是派道上兄弟拍板砖,捅刀子,面对我这么大一目标这就太容易引起网民们注意。他们在仇视的互联网上也是学习了一些东西的,比如一定要造谣我吸毒、嫖娼、被富婆包养、编造事实写书的(这些环节他们已顺利完成)。在中国,告一个写字的人在造谣是很容易的,这一直是我们最有力的统治武器,所以签发山西问题疫苗的《中国经济时报》的总编老包调走了,所以袁腾飞被检查了……另外在中国,要打倒一个人先得搞臭这个人,在作风上思想上政治上道德上搞臭了,就方便他们往我身上方便了。所以我对我女人说,某天我走出房门时,突然涌出三十多个黑皮肤、白皮肤,黄皮肤的孩子搂着我的腿大叫“爸爸”时,你一定要相信我确实在外面是有N多私生子的而且还是杂种,你还要相信,剩下的事情看守所的警员们轻松就搞定了,比如说让我喝开水死、睡觉死、洗脸死。

 

我的态度是,欢迎来告,从速来告,动用一切关系使劲来告。但请先告D、D、D好么,D、D、D写得比我更不客观,比我更凶残,告了,告大点,就可以用D的权威来粉碎一切谣言,也证明张澎大哥从来没有指使手下上演狂殴活埋的一幕,也没有赌过球,没有暴过力,没有指使过队员干坏事,他其实是一个大善人。只是,中国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实在太多,他们这么阴暗,你越证明某位官宦子弟是正确的善良的高尚的,他们越能人肉出不正确不善良不高尚的谣言和妖言,不仅妖言了金德俱乐部,说不定还妖言到了整个金德集团和株洲工业园,妖言才能惑众哪,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万,不一会儿,中央就知道了。

 

看到这里,连金德上下都可能有些后悔,他们也会觉得我分析得有些道理,说不定张澎此时正在大骂金辉和律师,因为他们根本没有仔细分析出究竟D还是我的责任更大。插个题外话,律师最坏了,律师巴不得天下人每秒钟都告状他们就坐地收钱,根本不管是否因此给主子添乱。可他们这面子是不能丢的,加之还相信自己的实力强大,通过组织可以搞定也可以告定我,所以我预测这次他们受刺激后必定来告,我记忆一向很好,有个通过组织的故事说一下:

 

2005年我还是记者时,跟郝洪军在正式访问已故老教练王洪礼,王教练哀叹:我们辽宁队无钱无势呵,现在连传统主场的五里河球场都呆不下去了,球迷伤心呢,被别人赶走啦,谁让别人家爸爸有权有势呢。这事儿在沈阳很多人就这么看,后来我在一篇文章里把这句话写进去了,然后,总编就来通知我了,因为社长来通知他了,社长通知他是因为集团领导也来通知社长了,集团领导来通知社长是因为有真理部的同志来通知集团领导了……我不知道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多秘密的层层通知,也不知最初的通知是什么,反正最后到我这最低贱的一层后变成:你,小心点,别惹他们,他爸从那边带话到这边高层领导的,以后,还混不混了,你现在千万什么都别说,我们已代你认错了,息事宁人呵,报社还有很多兄弟要讨生活啊。

 

自那一年后,我就不怎么当记者了,一是当不了,二是不想当,经年晃荡以后,终于修炼成社会上一个巨大的闲篇。这种闲篇最大的坏处是,连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最大的好处是,我终于有五年时间去琢磨我身边的一些常识,我不是一个拥有理想的人,但我尽量做到拥有行为习惯,这个习惯是,不相信真理,只相信真相了。这个罪孽深重的习惯给报社同事惹了不少麻烦,这本书,这次打假扫黑,同事们都承受了因我而起的压力和谩骂,如果没有我,他们90%不会惹上官司,很可能会以圈内规则平稳解决。在此郑重向同事们道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同事劝我要注意安全,狂殴和活埋的事情不见得就不发生在我身上,刚刚我上网查了一下这位领导的履历,大家欣赏一下:某市副市长、市委常委、市委副书记、副省长、人大常委会主任、党组书记……所以屁民的我,不仅预测到要打这场官司,而且预测到一定是会输掉这场官司的,但我,还是要坚持,没有泪流满面,只有长笑三声。这时代,修行在当下,还是修行在裆下,谁答。

 

很多事在飞,很多是与非……所以在张澎准备起诉我和两位同事时,昨晚我已正式地向报社总编辞职,写下最后一篇评论,无论是否批准,我从此以后不再会是任何一家报社的记者,也不会是任何一个体制内的员工了,我只是路人甲,我失业了。这样做是有好处的,虽然每年损失了十多万的年薪,但我更自由了,自由的李承鹏,才有自由的眼界和自由的杂文,这是为自由应付出的代价,望大家理解。这样说也有些装逼,其实我明白我也是傻逼,只不过我是数亿傻逼中还不太想一辈子当傻逼的人,如此二一。

 

在中国,从来没有一家媒体打赢过官司,哪怕之后证明媒体写的不实报道的恰是公安部审问出来的结果,媒体也没赢过,这不是媒体的悲哀,而是中国的悲哀。我别无它法,唯有辞职。在此再次感恩于足球报,这五年来我早已游离报社,但如果没有她,没有我今天,真诚感谢自严俊群、蔡惠芳、谭江涛、谢弈、刘晓新历任总编,也感谢各位李璇、贺琳、刘壮、老曾、老方、吴强、小芦、文仔等编辑,还有赵震、小姬、陈永等众兄弟,还有总能提供好盒饭的收发室宋姐,在战斗十六年后,我最后想对你们说的只有两个字:幸会。

 

现在,有请官二代杰出代表张澎大哥起诉我吧,不要再派马仔金辉来了,你出马,给屁民一个面子,本人已安顿好家人,抖擞应战。

 

 

 

PS:总让我们拿证据来,好的,我已与北京凤凰联动出版公司的张小波共同注册一个打假扫黑的邮箱:zgzqnm@sina.cn  纸包不住火,纸尿裤包不住尿,哪位朋友有尿,有料,往这里发,注,我现与张小波已无任何写作签约计划,无经济往来,唯剩过时的热情。上本书所得他捐了玉树,我也捐了玉树,有证,无诈。

 

PS:当当网购买《中国足球内幕》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759309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